商业发展的纵横理论 为何要持续赌小概率事件
本文摘要:  我感觉到现在为止,大伙都要达成一个共识,那就是互联网+的年代已经过去了。  网易、腾讯、携程、盛大、阿里巴巴、百度,这部分公司分别于1997年到2000年扎堆成立,这是网

  他在革新工场提出了“纵横合力的产业链式”资金投入办法论。

上图是汪华2011年发布在微博上的。他第一时间看清了移动互联网的大机遇,并且从基础工具、娱乐和本地商务这三个大阶段来进行投资布局,而且在之后还遥遥领先同行,最早敏锐觉察到娱乐内容消费的机会。

  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年代背景和缘由的,假如答不出这个问题,就说明你还没真的想了解该怎么样把握这个机会。这就像选择进入股市的机会一样,进早了要等不少年,进晚了要套不少年,只有学会对了 timing 才是赢家。

  以前有一个叫做季琦的人,他创立了三家上市公司,分别是携程、如家和汉庭,这是一种在纵向范围延伸的传奇。而王兴在我看来则是另一种传奇,他缔造了每人网、饭否和美团三家很不相同种类型企业的成功。

  巧合的是,和汪华提出的纵横理论一样,王兴也推荐过他创立美团时的“四纵三横”理论。美团就像是基于这个理论的精准制导导弹下炮轰出来的产物。“四纵”为娱乐、信息、通信、商务四大领域,而“三横”是说每五年左右,会有一个大的技术变革,逐渐影响这四个领域,四纵三横的交汇处就会有不同的机会。

  但赌小概率是“逆势”,而跟随年代的机会强调的又是“顺势”。这两个看上去矛盾却又都正确的结论该如何自洽呢?

  这就是市场进步的势必规律,是顺势而为的力量。人一直要等待市场的机会,这就是“横”的机会,而每一个人在机会到来之前又要在各自的范围做好筹备,这就是“纵”的累积。

  第二个人是王兴。

  第一个问题是:Why now?

  将来的信息愈加透明,角逐会更激烈,机会也会稍纵即逝。

  我感觉到现在为止,大伙都要达成一个共识,那就是互联网+的年代已经过去了。

  而反过来讲,假如将来几年暂时还没大的横向的机会,那样最稳妥的选择是找到一个纵向去继续积累,并时刻维持敏锐,察看和等待机会的到来。等于先用实质行动更好地为“Why us”这个问题积累答案,同时也时刻警惕着“Why now”答案的出现。

  假如要复盘过去几年市场的进步,回头看,从策略布局和预测试打分析的角度,有两个人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。

  机会都是在大势的变化下产生,透彻知道机会产生是什么原因和背景,才知晓到底什么地方不同了,才能有针对性的去决策、去行动、去把握机会。

  年代的机会就是这么弄人。

  我以为她会给出“机会”之类的这种答案,但她回答说,这部分人一同的特征就是“持续地赌小概率事件”。我想了一下,这当然合理,赌注越大,成功的概率越小,潜在收益就越大。

  第一个人是汪华。

  商业进步的纵横理论

  概要来讲,逆势是拼一个未知的小概率事件,当结果被验证了将来,反过来看就是顺势,而成功率怎么样就取决于Why now和Why us这两个问题的答案。对于可以完美解答这两个问题的人,全天下的逆势就是你最大的顺势。

  在最开始提到的那十多家最成功的创业公司里,所有些开创者在创立最后那个成功的公司前,平均下来都有5-7年左右的工作经历,而凑巧在他们积累的差不多的时候,遇见了技术变革的大机会。所以说,历来的成功,靠的都是机会和累积这两个事情而已。

  上图是汪华2011年发布在微博上的。他第一时间看清了互联网+的大机会,并且从基础工具、娱乐和当地商务这三个大阶段来进行资金投入布局,而且在之后还遥遥领先同行,最早敏锐觉察到娱乐内容消费的机会。

  为何2010年要 all in 互联网+?为何2014年会有这么多人出来做O2O?为何生鲜电子商务过去十年不断地有人进入、有人阵亡、再有人进入?为何二手车交易市场说了十多年,今年又开始激烈厮杀?

  第二个问题是:Why us?

  你在纵向的积累是不是足够来支撑横向的这个机会?你是不是是最好做这件事情的人?这个纵向的积累不仅仅是某个纵深行业的理解,也有人脉、资金、个人能力等等。若是靠流量的业务,你为何不会被巨头干掉?若是靠技术的业务,你为何不会被Google出来的技术大牛干掉?

  “四纵”为娱乐、信息、通信、商务四大范围,而“三横”是说每五年左右,会有一个大的技术变革,渐渐影响这四个范围,四纵三横的交汇处就会有不一样的机会。

  我感觉要明确这个答案,需要要能回答两个问题。

  最后,我想说,刚开始我感觉生活不可以着急,要慢慢来。后来一想还是不可以,大势际遇对生活的决定性用途太强,但哪个也不知晓下一个横向的大机会会在什么时间到来,所以要抓紧所有时间提高自己,积累所有可以积累的资源才是。

  小米、美团、蘑菇街、聚美优品、豌豆荚、陌陌、今日头条、滴滴,这部分公司都是在2010年到2012年之间成立的,这是互联网+的机会,再之后直至今,偶尔还有几家公司崛起,但基本和2000到2005年间的状况类似,那样2016到2020年之间,整个市场会是一个哪种景象?

  汪华的办法论看着是绝对正确的,假如将来有任何新的平台型的机会,我相信都会重复这三个阶段的进步。至于革新工场最后资金投入的成绩怎么样甚至都已经无关紧要了,这就仿佛打德扑一样,高手能做的是在精准计算下做出最正确的选择,而结果最后还是要交给运气。

  就算看准了机会和发生是什么原因,这个机会也可能不是是你的。所以回答完“Why now”的问题之后,必须要找到可以明确说服自己“Why us”的原因。

  网易、腾讯、携程、盛大、阿里巴巴、百度,这部分公司分别于1997年到2000年扎堆成立,这是网络年代的机会,在2000年到2005年间,还陆续有几家公司跑出来,但2006到2010年之间崛起的大公司还有什么?

  薛定谔的势

  我过去问过《财经》杂志的小晚一个问题,我问她说“你采访过这么多成功的创业人士,是不是发现他们身上有哪些一同点?”

  要稳,更要快。

相关内容